【广东千村调查2020】公办幼儿园数量不达标,高中在校率待提升

作者:来源:乡村振兴研究中心发布时间:2021-03-03

作者:韩昱洁(暨南大学乡村振兴研究院研究员)钱文文(暨南大学乡村振兴研究院研究助理)

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于2018年发起的“广东千村调查”项目,于2020年7 月至8月开展第三轮广东省千村调查,课题组从行政村、家户两个层面开展数据收集,采集有效样本量为119个行政村,3646户农村家庭户,调查内容涉及农户就业、农地流转、精准扶贫,乡村教育、农村生态环境、乡村治理等方面。

澎湃新闻经授权刊发报告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农村学校建设和儿童就近入学情况 

2020 年千村调查的结果显示,在广东农村,近九成的村是有小学的,有一半的村有幼儿园,初中则比较少,基本符合在农村建设乡村小学和初中的建设原则。

在农村学校建设方面,51.26%的行政村内有幼儿园,86.55%的行政村内建立了小学;从数量来看,全省每个行政村平均会有一所小学,幼儿园数量也接近一所,这表明部分行政村有两所或以上的小学和幼儿园,乡村小学学校的建设已经比较完善。

在这三个教育阶段中,有初中的行政村占比最低,为 12.61%,而且几乎所有有初中的行政村都只有一所初中。

《义务教育法》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调查数据显示,近八成广东农村户籍儿童对口小学在本村并在本村入学。广东省户籍儿童对口本村小学的农村比例达到77.31%,对口本村初中比例有12.61%。对口本村学校的前提是村内有相应阶段的学校,因此对口本村小学和初中的比例的差距也对应了两类学校在农村建设情况的差距。从户籍儿童就读本村学校比例看,小学阶段的就近入学情况良好。其中儿童选择就读本村幼儿园、小学和初中的比例分别为42.02%、72.27%、10.92%,这些比例较有相应教育机构的村的占比低2%-14%,这也符合在本村就读的前提是村内有相应阶段的学校的事实。

2019和2020年儿童就读本村内各阶段学校的比例(%)

调查显示,义务教育阶段农村学校的公办比例很高,且儿童入读公办学校的比例非常高,但幼儿入读公办园的比例不足40%。

在三个教育阶段中,小学和初中的公办百分比都接近100%,有94.91%的儿童就读公办小学,93.62%的儿童就读公办初中;幼儿园公办占比为46.59%,同时有 36.52%的儿童选择就读公办幼儿园。

办好学前教育,加快乡镇中心幼儿园的建设,保证学龄前儿童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是教育阶段中最重要且最具有奠基意义的一步,为后面的义务教育阶段打下坚实的基础。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要求,各地区要发展农村学前教育,每个乡镇至少办好1所公办中心幼儿园,完善乡村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

2020年广东千村调查发现,超过七成的农村的乡镇范围内建有公办中心幼儿园。广东省有76.27%农村的乡镇范围内有公办中心幼儿园。分区域来看,西翼和山区的农村有公办中心幼儿园的村占比较高,都在90%以上,珠三角地区的比例和全省相近,在76%左右,东翼地区的占比最低,仅有46.88%,远低于全省水平。因此,政府在继续增加乡镇公办中心幼儿园的建设时,需要更多关注东翼地区公办中心幼儿园的建设情况,保证全省各区域学龄前儿童能享受到同样的教育机构和教育待遇。

从调查中我们发现,部分乡村仍存在“麻雀学校”,例如有3.13%的农村小学规模在10人以下。对于这些生源极少的小规模学校,需要依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推进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和教学装备配备,加强经费投入使用管理,切实保障其正常运行。 

农村儿童在园在校情况

根据2020年千村调查,广东4-6岁幼儿的在园率为84.16%。

调查显示,2020年7-12岁的儿童在校率都稳定在接近100%的高水平,但13-15岁的在校率为96%,仍需努力。2020年广东农村地区小学年龄阶段的儿童在校率比2015年全国农村的高,而初中年龄阶段的儿童在校率几乎一致。

高中教育(包括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是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环节,是学生进入劳动力市场前的关键发展期,对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普及高中阶段教育。调查显示,2020年广东农村16-18岁的儿童在校率为82.29%,相比于2015年全国农村高中年龄阶段儿童情况,2020年广东农村高中年龄阶段儿童的在校率仅提升0.79%,仍有待继续提升。

农村各年龄阶段儿童在校率(单位:% 

注:2020和2019年数据来自广东省千村调查,年龄阶段参照左列;2015年全国农村数据来自《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事实与数据》,年龄阶段为标准入学年龄(6-11岁,12-14岁,15-17岁)。

在教育费用方面,中职的学费是最高的,平均每学年5490元,其次是幼儿园的 2645元,普高的学费较为便宜,平均为1194元,小学和初中因为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学校免学费政策,仅有民办学校有学费,所以平均学费是最少的,为 105元和205元。除学费外的其它教育花费中,中职和普高的食宿费用是最高的,平均在2500左右,而小学初中的食宿费用都比较低,可能因为政府在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食宿补贴较大,如爱心午餐等。另外,中职和普高的课外班费用是最低的,均不足100元。从总的教育费用来看,中职为8985元,是最高的,其次普高的教育费用也很高(4488元),小学和初中的总教育费用都很低,平均为1166元和1869元。

千村调查显示,广东农村地区儿童的身高体重发育情况相比于城市儿童更差,需要重视。比较农村和全省的数据可以看出,不论男孩和女孩,农村幼儿的身高和体重均低于全省的平均数据,这说明在经济落后的农村,儿童得不到较好的营养补充。

千村调查询问了不在校儿童目前的工作状况,对16岁以下的不在校儿童,有 94.12%的人“什么都没干”,其余的5.88%在从事非农自我经营;对于16岁以上的不在校儿童,其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在从事工资性就业,“什么都没干”的比例也有38.24%,还有5.88%的儿童选择了务农。这说明广东农村在控辍保学方面的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尤其是针对16岁以下的儿童,可以加大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的宣传和建设,也可以通过进校入户、明察暗访等形式,对不在校儿童进行劝返,让他们重新学习。

根据千村调查的结果,2020年广东农村的留守儿童占比为46.79%。调查显示,农村留守学生占比随教育阶段的递进从52.06%逐步降低到31.18%,分区域来看,山区各教育阶段的留守学生占比普遍高于其他地区,幼儿园和小学的留守学生比例在69%左右,初中更是高达71.11%,中职和普高则分别为66.67%和 64.71% 。

农村儿童不在校原因(%)

幼儿不在园原因(%) 注:其他(例如上学前班、交通不便、身体和家庭原因等)

在个人和家庭方面,农村留守儿童的女性比例更大,占比(46.35%)显著低于非留守儿童(49.76%),留守儿童父亲高中及以上学历百分比(19.55%)显著低于非留守儿童(24.65%),留守儿童家里孩子数量也显著高于非留守儿童。

从个人表现来看,留守儿童的身体发育不及非留守儿童,留守儿童的BMI指数(Body Mass Index,体质指数)显著低于非留守儿童。

从亲子交流情况来看,因为留守儿童的父母长期不在家,留守儿童与父母的各项亲子交流活动很明显没有非留守儿童频繁。依照《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政府要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其中村庄巡访就是一个重要手段。我们询问了村庄留守儿童定期巡访制度的建立情况,从全省情况来看,整体建立比例并不高,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巡访同样需要进一步加强。调查显示,有24.14%的村庄表示建立并定期巡访,有 6.03%的村庄表示未建立但定期巡访,有12.07%的村庄表示已建立但未定期巡访,57.76%的村庄表示未建立也未定期巡访。分地区来看,山区建立并定期巡访留守儿童的比例依然最高,占比为35.71%,珠三角地区未建立也未定期巡防的比例最高,达到66.67%。 

政策建议

根据2020年千村调查的结果分析,我们对广东省的乡村教育现状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要统筹规划、合理布局好农村各阶段教育机构的建设。对于各区域教学设施建设的不平衡,广东政府应该更多关注西翼地区的情况,增加该地区初中建设,争取减少儿童上下学距离和时长,更贴近义务教育就近上学原则。

对于各阶段教育机构的整体建设情况,第一,依据中央政府的要求[注:2018年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广东省的乡镇公办中心幼儿园数量没有达到指标,幼儿园的整体建设也不足,导致幼儿上学距离太远。因此依旧需要大力发展农村学前教育,达到每个乡镇至少办好1所公办中心幼儿园,完善乡村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

第二,对于农村部分小规模学校,需要依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推进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和教学装备配备,加强经费投入使用管理,切实保障其正常运行。 

二、要关爱农村幼儿生长发育和正常就学情况。幼儿时期的发育情况会影响到以后的生长发育,根据调查结果,广东农村地区幼儿的身高体重发育水平相较城市儿童的情况更差。生长发育和最直接的营养补充相关,所以政府应该关注农村幼儿的饮食营养,可以从家庭和幼儿园两方面入手:给有幼儿的家庭和幼儿园提供营养餐补,提高他们的饮食水平;其次,广东农村在提高幼儿入园和高中年龄阶段儿童在校率方面的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

广东省农村学龄前不在园儿童的比例为15.84%,其中一部分是因为幼儿园建设不足,另外还有很大部分家长反映是因为幼儿园学费太贵,因此政府还需要加大对农村学前教育的财政支出,实现学前教育的“普惠性”,并通过政策大力鼓励普惠幼儿园的建设。

另外,广东农村高中年龄阶段的儿童在校率不够高,中职学校的学费昂贵,政府需要继续推进“普及高中教育”,让中职教育、普高的建设运营更为普惠性,降低农村学生高中阶段就读的经济压力与负担;同时还可以加大对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的宣传和建设,以及通过进校入户、明察暗访等形式,对不在校儿童进行劝返,让他们重新学习。  

三、要关注农村儿童中的特殊群体——寄宿儿童和留守儿童,并针对他们不同的需求给予一定的关心与爱护,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接受教育。

对于寄宿儿童,学校应该作为主力多关注和帮助他们。初中大部分寄宿学生都是因为留守而寄宿,所以除了改善伙食增加营养,老师应该更频繁地与他们进行生活上的沟通,及时解决学习和生活问题;对于高中的寄宿学生,除了规范的统一管理,更要注重对他们学习上的帮助。

对于留守儿童,在教育方面,地方政府要保障他们的受教育情况;在教育之外,当前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仍需健全。在政府加快落实随迁子女教育政策的同时,我们鼓励长期在外的家长通过网络等信息手段多增加与孩子的交流;还可以优先安排村委员会青年、女性委员担任农村“儿童主任”,提高专业化水平,加强村委会对留守儿童的定期巡访。

本文首发在澎湃新闻,原文链接: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964922


返回